灯塔,一夜情,1g等于多少mb

频道:今日头条 日期: 浏览:112

前些天,我们一家四世同堂,为母亲过了九十四岁的大福。母亲白发苍苍,清瘦凌弱,真的老了。福宴那天,母亲在轮椅里接受了三代子孙的生日祝福。

老人已是风烛残年。前年不慎摔了一跤,不能站立行走,痴呆症逐年加重,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福宴那天,母亲明显地比平时清醒了许多,能看出她很高兴。在晚辈们的祝福声中,她兴致勃勃地和重孙们一起吹灭了蜡烛。

在一片祝福声中,我看着逐渐佝偻瘦小、行动迟缓、越来越显得苍老的白发亲娘,不禁潸然泪下。

在母亲还很年轻时,父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和三叔以倒腾小买卖养家。在一次渡河时,木筏子失事,凶猛的黄河水,将父亲和三叔年轻的生命无情地吞噬了。于是,我们家的天塌了。那年,哥十三岁,姐八岁,我五岁,妹妹才两岁。

父亲撒手人寰,撇下了孤儿寡母一家老小五口。

在没有父亲的日子里,母亲经常以泪洗面,尤其是父亲的祭日、清明扫墓、十月一送寒衣的那一天,烧完纸之后,最揪心的不堪风雨乱红尘是母亲总要刑侦队长祝剑哽咽着长长的哭腔、放开喉咙的嚎啕大哭一场,抱怨父亲不该早走,历述老天的不公,哭诉生活的艰辛,悲情过度时,就昏死过去,顿时家里就乱作一团,年长的邻居教我们掐人中、用烧红的炭火倒上醋熏,从此落下了病根,平时遇上不顺心的事伤心过度就会犯病,犯病后往往几天都缓不过神来,那撕心裂肺的一幕是我极不愿看到的,一年365天我最不希望这些祭奠日的到来,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父亲,再也不能失高粱米水饭去母亲了,母亲的健在比什么都重要。

悲痛欲绝中,母亲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面对残酷的现实,看着瘦骨嶙峋的几个孩子,母亲擦干眼泪,挺直腰板,用她柔弱的肩膀,勇敢地挑起了一副令她难以胜任的重担。

那时候,我们家日子过得很艰难,艰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父亲生前靠摆地摊勉强维持全家的生活,他走后没有留下一分积蓄,债务倒是有好几笔。面对着“坍塌的天空”,母亲没有退缩,默默地承受着眼前的一切。

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母亲先后拓煤砖,酿甜醅,炸油饼,烙大饼,起早贪黑,沿街叫卖。

不管是数九寒天,还是盛夏酷暑,她整日奔波着,忙碌着,心中只有一个目标,一定要把孩子们拉扯大。

从此母亲就没有了正常的作息时间。在那个年代里,几乎是每个晚上,当我们睡一觉后,醒来看见母亲仍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坐在那里一针一线地为我们姊妹缝补那些千疮百孔的破烂衣裤。由于睡眠不够,经常干着活打着盹。干完针线活睡不了几个小时,又在屋子的那头,在烟熏火燎之中烙着大饼,为的是能赶在天刚放亮时挑到街上去卖。

姐姐逐渐长大了,女孩子对美追求的天性,也已渐渐地萌发。面对着很多女孩花枝招展的穿着,姐姐日思夜想穿一条花裙子。母亲当时连姐姐一条花布裙子的要求也无法满足,直到两年后母亲才予以兑现。

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是我们心里难受的时候。别人家的孩子浑身上下里外全新,还有可观的压岁钱。一个个都是欢天喜地的样子,但我们姊妹几乎什么也没有。年份最好时,也只能穿个半阿斯克码表新半旧,就连几分钱的压岁钱母亲也掏不出来。

那个时候家里太穷了,尽管母亲已经竭尽全力,但是日子仍是过得捉襟见肘。当老师多次在课堂上催促我交一元钱的学费时,我那种自卑感油然而生,心里也曾暗暗地怨恨过母亲。

为了把我们拉扯成人,母亲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操劳着。到粮站买面、回家和面、烙大饼、沿街叫卖,忙碌完后,又拖着疲惫的身躯,用她那双粗糙皴裂的双手,为我们几个缝缝补补,洗洗涮涮,忙碌着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每当干完活后,看着母亲用黑色的膏药涂治粗糙皴裂渗血的双手时,我们心里总是涌起一种不能言状的心酸。母亲真是太苦了。

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争取有个好的工作,挣很多的钱,将来好好孝敬母亲。让母亲不再起早贪黑,不再为儿女吃不饱饭,穿不上新衣服而委屈落泪。

母亲一生顽强自立,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女强人。尽管当时物质条件极其匮乏,也没什么好饭可做、好衣料可以缝制,日子虽然紧巴,但母亲仍能在有限的条件下,把儿女照顾得妥妥贴贴。

母亲在周围邻里间口碑很好,但凡大家江湖双响炮议论起她来,没有不暗暗竖大拇指佩服的。在当时县城西关这snh王璐个不大的地方,不管是烹调厨艺,还是裁剪、缝衣、刺绣、剪纸等,母亲都小有名气。

为了省钱,母亲对我们兄弟检察官韩昊姐妹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她不允许我们姊妹们在生活中有铺张浪费的现象。她时常教育我们:“家搅如海深,吃饭穿衣量家当,要细水长流。”

母亲每年都要养上一头猪,几只鸡。年年自己做上一大缸醋,不管多忙都从不间断。街坊邻居平时也都做醋,但还是喜欢吃母亲做的醋,有时还会过来舀上一碗,尝尝母亲的手艺。每当我们劝说太累、算了,她总说:“自己做的醋香好吃,便宜省钱,一做就做到了八十多岁。

为了省钱,家里的一切用品都是用到了极致。烧完的煤总要元彼过三、四遍筛,直到烧成白色。孩子们穿的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最后破得实在不能再缝补的破衣裳,她也舍不得扔掉。母亲会将它拆好洗净,用浆糊将它们一层一层地粘贴好,打成背子,然后再一针一线地做成我们脚上穿的鞋。

家里所有日用品,用得实在不能再用了也舍不得扔。母亲顾不上整日的劳累,将这些破烂分门别类进行整理,从货郎那里换些日常用品,或者直接卖给废品收购站。尽管是很少的一点钱,但也能贴补家里囊中羞涩的生活费用。

为了省钱,母亲一生不抽烟,不喝茶,不饮酒。多数的时候有点小病小灾的,她也总是硬靠自身的抵抗力挺着。这反倒使她因祸得福:一是老了疾病较少,二是现在她的抗药性很小。有病的时候,吃几片药马上就有效果。

即使是在当时极其艰难的条件下,也从未向别人借过一分钱,从别人处得到的好处和帮助,母亲总是要想个法子偿还给人家。

在三年困难时期,作为一个从旧社会走过来的小脚女人,她为了全家的生计,仍被迫偷偷去省城、去周边的县市,倒腾些小商品,以赚取出卖时间和力气的小差价。那个时候是计划经济时代,对这些行为管制很严,在当时算是“违禁”,是“投机倒把”。

有一次,母亲从省城买了一些针线纽扣之类的小商品,在带回县城的路上,被“教养队”叫去盘查了几天。我们姊妹心疼母亲,劝母亲不要再干了,母亲擦把眼泪,说:“只要叫我的娃们吃得饱,穿得暖,我受点委屈没啥。”

母亲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在当时生活窘迫时,她终日操劳,疲于奔命。为了我们姊妹吃饱穿暖,她从来就没有停下来歇口气的时候。后来生活好了,她仍然为儿女不停歇地忙碌着。

八十多岁时,还整天忙里忙外、炒菜做饭,儿孙们从来都是,下班回来就吃现成饭。针线活也是不停地样样都做,说句不夸张的话,前些年,光各类马甲就做了不下一百多件。

八十年代以前,从小到大,儿孙们身上穿的基本上都是老母亲缝制的,很少买成品衣服穿。就连重孙们一生下来,身上穿的,上面盖的,身下铺的,一切用的,每一件都是老母亲用那双干枯的老手,千针万线,用心缝制出来的。

母亲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凡是朋友邻居有求于她,她都会尽自己的全力满足他们,尽管母亲此时已经年事高迈。但凡邻里间有红白喜丧,母亲都会应邀帮忙精心缝制新娘嫁衣、老人寿衣。偶尔还竭尽烹调之所长,为各家红白喜丧,主厨掌勺。

母亲出生于臊子面之乡古条城,又在饮食服务行业厨师多年,她的烹饪技艺也是有口皆碑的。那时候条件差,没什灯塔,一夜情,1g等于多少mb么好吃的可做。就单单是一个臊子面汤,母亲就调制的远近闻名。好多次我的同事们专程来到家里,要吃老母亲亲手做的一顿臊子面,以饱口福。

母亲一辈子没有清闲过,一年中,除了操持家务之外,很少有时间逛商店,串邻居,和邻里拉家常。一生中唯一“法定”的必须转街时间,就是每年的正月十六晚上的“游百病”。这天晚上,她会在县城的主要街道上转转,寓意一年四季身体健康,百病不生。一生中没进过电影院,没有享受过戏剧和歌舞的精神生活。

母亲是一个明事理、识大体的女人。一辈子都是谦恭礼让,与街坊四邻和睦相处。

记得有一次,邻居家的孩子无辜地欺负我什么都没有只是有一点吵我,就在我们发生冲突时,母亲赶到后,硬是把我拽回家,狠狠地教训一顿。并要求我以后要与人为善,宽以待方尧平人,不惹是生非,不让家里人为我操心。

在当时我很不理解,心里也觉得委屈,埋怨母亲不给我撑腰出气。现在回想起六合采开奖记录来,这正是母亲的博大胸怀之处,母亲一生信奉不说闲话,不惹是非,和平相处,容让别人的为人处世哲学。

母亲和几个儿媳妇也都和睦相处,从未有过大的矛盾冲突。家里面常常笑声不断,温馨和谐。邻居曾赞叹地对我们说:“自打你家搬来之后,在你们家的影响下,我们婆媳间的摩擦也少了,家里和周边的卫生,也比原来整洁干净多了。”

六、七十年代我们院里住了大我母亲十多岁的五保户尕王奶,天生弱小,身高只有一米二、三,无儿无女,孤身一人,年老多病,母亲经常给端饭送吃,抓药熬药,平时挑水劈柴、打粮盛夏科技在线布局压面、到街上买日用品等跑腿的事都是我们的,尕王奶浑身上下穿的衣服多一半都是母亲给裁剪缝制的,生活中缺这少那的都是“借”我家的。

尕王奶搬出去成都市委常委孙平后,母亲还经常打发我们去帮忙送吃,有时贪玩使不动时,母亲会深情地说:“关心体贴可怜人是积德的事,多做没坏处”。

母亲一生经历几次时代变迁。在“文革”那个“造反有理,横扫一切”的年代里,母快乐生产线歪歌亲虽然看不懂,也理解不了那些。但她一再叮嘱我们:“千万不要去做伤天害理的事,不要坑人、害人,更不能去打人。”

我在商业、银行工作的时间较长,干的都是接触物、钱的工作。母亲一再教育我:“娃娃,现在我们的生活好得很,人要懂得知足,千万不能见钱眼开,不能占公家的便宜,公家的钱一分都不能动。”

母亲在养儿育女上煞费心机,她常说:“育金育银,不如育个好儿好孙”。从小时候起,母亲就不允许我们姊妹睡懒觉,要勤快,不能做懒汉。我们姊妹几个放学后,必须拾上一背斗驴粪背回家。寒暑假里也不能闲着,母亲为我们准备了小扁担,去河湾里挑拓煤砖用的红胶土,一个礼拜去山上打一捆柴。每年还要去六十公里外的矿区,拉一架子车块煤、一车沫煤。我哥在十岁左右的时候,就被母亲打发出去为自己家跑过单帮,驮过粮食;每年汛期去大河沿捞浪沫,再一背斗一背斗背回家晒干后煨炕。我姐七、八岁时就上锅头烧水做饭,还跟母亲学做针线活。我们这些十来岁的孩子,提前承担了平时大人们才能做的事。

母亲不仅培养我们从小就要学会勤俭持家,也从不溺爱放纵我们。当发现我们身上有不良的生活习惯,哪怕是细微的,母亲也从不放过,她会及时耐心地要求我们纠正过来。

记得我一直是小学班上的好学生,曾一度时间无故逃学旷课,学习成绩下降,玩小赌成疯上瘾,母亲及时反映学校,一段时间盯住不放松,硬和学校老师一起纠正了我的毛病,使我重新成了班里的好学生。

母亲是个勤于奉献,敢于牺牲自己利益的人。母shinee美好的一天亲不仅为儿女们操劳了一生,就在六三年第一个孙子降生以后,还毅然辞去了饭店的公职,全心全意地当起了家庭全职保姆。先后有四个孙子都是由她一手带大。

后来儿女们都上班后,家里的生活条件也逐渐好了起来。母亲仍很节俭。她总是将多年来晚辈们孝敬的压岁钱、零用钱,积攒起来,自己从不舍得乱花。在遇到儿孙们买房、结婚、上大学等大莎菲宝事的时候,她都会倾囊而出,毫不保留地尽可能地支持。

她以无私的母爱精心呵护我们姊妹四人,先后由高中至大学法茂人毕业,又走上各自的工作岗位,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她把自己创下的家产全部分到了儿子们名下,把自己的存款一分不留的奉献给了儿孙,自己却留下了浑身劳损的身体,真是勤兢一生、油尽灯枯。

母亲从旧社会走来,一个大字不识。她靠着她那双“三寸金莲” 走过了近一个世纪坎坷人生,由于母亲的勤劳贤惠成就了我们这个原来五口小家,发展到今天儿孙满堂的三十几口人的大家。

面对着劳苦功高,一生辛劳的老母亲,回顾着母亲艰难走过的那一幕幕命运多舛的人生旅途,纵然是用“春蚕到死,蜡炬成释延麦灰”这些词汇,都不能表达母亲这平凡而又伟大的一生。我们无论怎样的孝心也无法报答母亲恩深似海的功德。

母亲在耄耋之年虽处于健康失能状态,然而最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至今仍是耳聪目明,饭量好,睡眠好,身体各个脏器的机能比较正常。平时和我们东拉西扯、语无伦次的聊聊天感觉挺好,孙子孙媳、重孙们一进门首先到老太太那儿报到问安也挺惬意的。

我们衷心祝车上路上福白发老娘身体康健,长命百岁!

图片摘自网络

作者简介:

张有才,笔名:云棠,甘肃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建行白银市分行退休干部、高级经济师,现任甘肃省黄河石化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白银市书法家协会顾问,白银市老科协书画分会副会长。